躁狂抑鬱症 - 延誤治療可壞腦?

點擊數: 2414

躁狂抑鬱症患者估計可達5%  情況令人關注 

情緒起伏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正常狀態,但若暴躁亢奮與憂鬱愁悶兩種極端情緒不斷反覆出現,

而其程度及歷時超乎普通人的情緒高低起伏,便有機會是患上躁狂抑鬱症。

 

躁狂抑鬱症 (亦稱躁鬱症)是一種因大腦功能失調而引起的情緒障礙,患者的大腦邊緣系統、

神經遞質及內分泌系統出現問題,猶如人體的「情緒恒溫器」出錯一樣,

容易因為外在環境或內在轉變,引致一系列的情緒失衡和不穩定。

 

據最新的研究顯示,估計全球約有5%人士為躁鬱症患者 ,

而世界衛生組織發表的全球致殘疾病中,躁鬱症位列第六 ,

其影響實在不容小覷。事實上,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於早前進行的調查研究 

更顯示,本地躁鬱症患者佔人口的5.5%,即約每二十人當中便有一人患有躁鬱症,情況令人擔憂。

 

躁鬱症主要分抑鬱發作期、無症狀期和躁狂期,按躁狂和抑鬱的嚴重程度或周期可以再細分不同類型。

通常躁鬱症的症狀在青春期開始顯露,成年期才會顯出巔峰期的症狀,也就是抑鬱發作或躁狂發作,

不過發病高風險期是在50歲之前。躁鬱症的躁狂出現時,患者的情緒非常高漲、脾氣暴躁、精神充沛

、自信心爆棚、思潮如泉湧、不眠不休、說話滔滔不絕、強烈購買慾、失控地揮霍無道、

做出妄顧後果的行為;躁鬱症的抑鬱出現時,卻會對所有事情完全失去興趣、活動遲緩、憂鬱悲觀、自卑或內疚等。

 

延誤就醫  可造成患者腦部長遠損害

 

過去因為種種原因,患者及其家人未能及時察覺躁鬱症的症狀而延誤診治,

不單使患者承受極端情緒波動所帶來的痛苦,失去自理能力或出現自殺傾向,

更令家人和親友因為不知如何照料及處理患者發病前後的需要,而身心備受折磨。

 

早前本地進行了一項臨床研究 ,發現躁鬱症的發病次數與認知功能障礙有密切關係。

資料顯示過半數患者出現大腦執行功能及綜合專注力問題,近五成患者有明顯的認知功能障礙,

而且大部分患者在思維速度、反應及記憶力方面也有顯著減退,可見如患者未能及早接受治療以減少發病,

錯過治療的黃金時間,便會對患者的腦部造成深遠的影響。

使用混合治療  患者重拾正常生活

 

治療躁鬱症的方法,一般是服用情緒穩定劑及其他精神科藥物等,加上心理及行為治療,

如要患者記錄情緒極端波動、思想及行為模式。醫生及心理學家會從身心兩方面鼓勵患者持之以恆地接受治療,

以及按時服藥來控制病情。

 

由於躁鬱症患者的發病情況比較複雜,抑鬱與躁狂症狀有可能同時或交替出現,

而同樣是抑鬱發作或躁狂發作或混合型發作期間,也可以出現不同的程度徵狀,

所以患者與醫生和心理學家必須緊密聯繫,按情緒的轉變及服藥後的反應調整治療方案。

治療雙相情緒障礙要以藥物和心理及行為治療雙管齊下,提升患者情緒恆溫器的整體效能,

減少環境或其他轉變對患者的影響,長遠才可以幫助他們穩定情緒及預防復發,回復正常生活。

Reference

Ferrari AJ, Baxter AJ, Whiteford HA.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global distribution and availability of prevalence data for bipolar disorder.  J Affect disord 2011; 134: 1-13

Murray CJ, Lopez AD, eds.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: A Comprehensive Assessment of Mortality and Disability From Diseases, Injuries, and Risk Factors in 1990 and Projected to 2020. Cambridge, Mass: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on behalf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, 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, and World Bank; 1996.

Collaborative Research Team to study psychosocial issues in bipolar disorders, June 2010, edition 15

 

Cheung, Yat Wo, Eric; Halari, Rozmin; Cheng, Koi Men; Leung, Siu Kau; Young, Allan H.Cognitive performance is impaired in euthymic Chinese patients with Bipolar I Disorder. 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, 2013, Volume 151, Issue 1, p. 156-163